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维勇】来自中国的神秘力量

中心主题   车

---------

夜幕徐徐铺开。

这几天对于另外一种历法是格外隆重而盛大的日子,圣彼得堡的唐人街区异常热闹,各种烟花炮竹窜天猴似的奔上云端。

天际被染的像极光降临。公寓买的是超高层,附近没有更高的楼盘,维克托把落地窗的窗帘拉开,就能看到远处五光十色的花火。太亮了,心惊动魄的耀眼,绽开在靛蓝的夜空中能直直穿透这层薄薄的玻璃。维克托心不在焉地欣赏片刻,就被玻璃窗上另一人的倒影抓住了视线焦点。

他的爱人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收拾着什么,披着客厅暖亮的光线被映刻在玻璃上,来自室外的光影同时为他加冕,好像某个平行世界的生灵。维克托就倚着窗帘偷偷看着,耳边同时传来爱人可爱的小声抱怨,“等等,光虹真的没有搞错什么么?”

“怎么了,勇利?”

“唔,光虹给我寄了份新年礼物——虽然那只是他们国家的节日,但我也很开心——”

“哇哦,来自中国的神秘礼物,”维克托忍不住轻笑一声,他在玻璃倒影中瞥见勇利苦恼地撅着嘴,手忙脚乱地整理着手上的东西,“那不是很好么,勇利。”

“——我也觉得很棒,可是光虹早上打电话说是两套汉服,而我刚刚拆了快递,发现只有一套,而且貌似是,旗袍?”

“旗、袍?”维克托用咏叹调般的口吻重复了一遍,转过头,看向胜生勇利,“好像是中国女性经常穿的服饰啊。”

“是的。”胜生勇利把衣服再次展开,向维克托展示,“很漂亮。”

的确很漂亮。维克托远远扫了两眼,就不禁走上前细细打量。这是一件藏蓝底带暗纹的旗袍,用白金的丝线绣了几尾金鱼,布料抖动时金鱼像在舞鳍。据维克托多年订制比赛表演服的经验,布料应该是真丝,在灯光下闪烁着流动的光华。

“哦,勇利,你真应该马上穿上试试!”维克托有些兴奋了。他知道勇利多半会拒绝,可还是忍不住出声戏谑一番。

“不不,肯定是光虹寄错了,而且,维克托,我怎么可能穿得上?”勇利笑着站起身,开玩笑般试着在身上比划了一下,脸上却因错愕立马染上潮红,“诶,竟然这么宽大?”

对于女性娇小的身材是宽大,对于勇利来说该是恰好。裙摆将将到膝,肩膀处也设计的很宽松,能容下大一点的骨架。勇利不自然地吸吸鼻子,“肯定是光虹的恶作剧,也许雷奥也参与了。他们真是......!我得打个电话问问他们怎么想的。”

“这不过是朋友们善意的玩笑!”维克托惊喜地笑出声,并且制止了勇利拿手机的行为,“拆穿他们的玩笑就太没意思了,勇利。你应该顺其自然,等他们忍不住了打电话向你询问,这样你也可以戏弄他们了,”维克托挤挤眼睛,“而且,这是多么精致的服装!简直是量身裁制。出于对朋友们的感谢,你是不是该穿穿看合不合身?”

“拜托,维克托,”胜生勇利红着脸大声地争辩道,“这是女装吧,我好好的为什么要试试看这个?!”

“然而美是没有性别之界的,勇利。我只是觉得你穿上它会是个惊喜。”维克托用目光温柔而不容置疑地打量着他,“而且,下一个节目我打算与东方文化结合。说实话,这个旗袍实在是给了我点启发。”

胜生勇利的手一顿,默默地把衣服叠好放了回去。维克托笑笑,走过去环住勇利,“好了勇利,不管怎样,你都是我一切love和life的灵感来源。我只要看着你就什么都够了……”

远处有烟花炸开,声波穿过俄罗斯北部的冰冷空气,慢半拍地包裹住这间房子。勇利缩在维克托的怀里感受着余音的颤动,闭上眼睛反手搂住维克托,加深这个拥抱。



然而勇利发现维克托还是心存遗憾的,这种遗憾会转化成探究和想象,并寄托在一定的实物上,时不时在勇利心上刺一下。

比如看电视时维克托总会在中国的频道停顿一会儿,这种能在外国播出的节目一般都有文化传播性,身着修身曲裾或收腰旗袍的妙龄女子拨弄着古筝露出纤细的脖颈和小半雪白的胸脯,抓人眼球。出于赞赏或者惊讶,维克托往往用他磁性的,低沉的嗓音“哇哦”一声,兴致勃勃地细细打量。而勇利总是面无表情的。

胜生勇利终于发现,比起旗袍什么的,他更受不了的是维克托的注意力放在其他事物上。他甚至回忆起前两年表演eros时的心情,火辣的舞女也好,炸猪排盖饭也好,维克托只需要看着他就够了,世界上理应只有胜生勇利能满足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只有胜生勇利能影响维克托的思绪和灵感,只有胜生勇利是维克托爱的根源。

那么,来吧。他会成全他。

胜生勇利会让他的男人满足的。

❤❤上车请站稳扶好❤❤❤

http://www.jianshu.com/p/6f775eaa39c6

翻车了请及时告诉我!笔芯

评论 ( 25 )
热度 ( 168 )
  1. 维勇Yuri漯盒霖 转载了此文字
  2. 学习挣钱为了阿瑶漯盒霖 转载了此文字
    漯盒霖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