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维勇】点冰•2

2.1

到达九州时将将破晓,清冷的光线铺面撒来,倒比想象中的暖和一些。维克托对日本仅有的印象来自于札幌,他曾在那里取景拍摄,也是个冬季,被冰雪温柔包裹的城市在不经意间露出常青树叶的墨绿色,静谧中孕育着活力。

当然,九州也是个不错的地方,虽然他还不是很熟悉,但有什么关系呢,他即将在这里停留不少时间,总会慢慢了解。

目的地是长谷津。古老而沧桑的城市,现代化的机场还没有侵染她,维克托根据手机的指示兜兜转转上了地铁,终于得以坐下来喘口气。时间还早,列车上没有太多人,他把围巾扯开,摘了墨镜,漫不经心地看窗外的树木成群结队地倒退远去。

向雅科夫表示要来日本时,这个年纪不小的俄罗斯男人气得暴跳如雷,声音颤抖着要求他不要走,留在俄罗斯。维克托一如既往地没有听从他的话。不确定期限的分别令人惋惜,然而维克托是雀跃的,自从看了网上疯传的一段视屏后他就兴冲冲地有了这个惊人的想法,并毫不犹豫地赋予施行。

毫无疑问,这种外人看来冲动而荒唐的行为是有些不负责任的,可那又怎样,他有预感,这次行动会给他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新突破。他从青年的表演里看出了不同的东西,让他触动,让他惊喜。他喜欢新意,喜欢惊喜,并且更喜欢给别人带来惊喜。

特别是他的目标胜生勇利先生,会不会被这个惊喜吓到呢。维克托冲着玻璃窗里自己的倒影兴奋地吹了声口哨,阳光碎在他暗波流动的瞳孔里,像被最精致的蓝宝石折射了般闪闪发光。

列车开始报站,维克托等着英文播报的滚动,一边收好自己的行李,拍拍玛卡钦准备下车。日式英语有种说不出的可爱的严肃感,几个发音被笼统地带过,他觉得很有趣,忍不住蹩脚地学起来。读着读着就想起勇利的名字,可能因为另一个也叫尤里的小鬼的原因,当卷着舌尖抵住牙床慢慢发出Yuri这个音时,熟悉的陌生感油然而生,明明是在喊不太熟悉的另一个人,却意外地亲切动人。他有点迫不及待了。

日本的演艺圈一哥在长谷津的住址从来不是个秘密,但是小镇的人纯朴善良,没人还想着去过度打扰这个同乡的名人短暂休息时期的安宁。维克托带着玛卡钦一路悠闲地逛到乌托邦胜生,像个再普通不过的慕名而来泡温泉的外国旅人。

这个点生意不多,推开门进屋子里,门铃叮铃敲响的声音很突兀,在擦着桌子的中年妇女茫然抬头,放下手中抹布慌忙出来接待。

“啊咧……”

眼前的妇女有着和胜生勇利很像的眼睛,自然下垂的眼角让人心生亲切。维克托咧出大大的笑,放下行李箱来了个大大的西式拥抱,用才现学的日语热情地打招呼,“早上好,夫人!我是勇利的朋友,来这里找他。”

用圣彼得堡的腔调说日语就像用日语说英语一样奇怪,希望夫人能听得懂。

胜生夫人一怔,慢半拍地开心道,“啊啦,勇利的朋友啊,真是少见!请你稍等,勇利估计还在睡觉……”

维克托模模糊糊地听出几个词,大概摸清了意思。真是怠惰啊胜生勇利,这都要十点了。

他和胜生夫人连手带脚的交谈一阵,夫人就领着他热情的参观胜生宅,还强烈推荐温泉,他笑着接受了好意并答应晚上一定去尝试一下。

“真是不好意思,勇利还没出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你安排……”夫人看起来有点为难,又像是突然有了好想法,“啊对了!不然我带你去叫叫勇利吧!他应该醒了,但还赖在屋子里不肯出来,反正你们是朋友不是吗?”

维克托的眼睛亮了起来,露出标志性的心形嘴,“如果可以的话,太棒了!”

勇利的表情估计会很精彩吧。据他从圈子里听来的,这个年轻的日本男人可是很羞涩的人,当然,醉酒的情况下除外。

胜生宅是典型和氏建筑,穿过里里外外的廊道路亭,他们在一间不起眼的房间前停下。胜生夫人敲了敲房门,温柔而不失力度的母亲的声音穿透木门,“勇利,起来了么?你的朋友来看你啦!”

2.2

胜生勇利事后不止一次地想,那么早起来窝在床上玩手机时干嘛不也去查查运势呢。

胜生夫人在外头喊他时他已经醒了好一会儿,想着不要让母亲在寒冷的门外等太久,他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就跑去开门了,头发比被大雪压毁的鸟窝还乱,“是谁啊,西郡么?”

走廊里阳光充足,母亲却被拢在阴影里。他抬起头,发现她后面还站了个男人,就算逆着光面孔不能看的很清晰,但当视线对上那一双湖蓝色的瞳孔时,他想他是怎么也不会认错人的。

老天啊,这是幻觉么,那个人还扬起手大声问候,“中午好勇利,昨晚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谢谢……不对!!等一下!”胜生勇利一惊,毫不犹豫地“砰”地就把房门关上了。

维,维克托?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胜生勇利更没想到的是自己母亲会毫无防备地带他来自己房间门口,上帝啊,希望维克托没注意到屋子里四处贴的海报和一堆维克托周边。勇利慌忙地收拾一堆东西,听见母亲还在外面喊着,“勇利啊,太不礼貌了,就这么用力地关门把客人留在外面……”

“对不起!妈妈,麻烦你带维克托到会客室那里,我稍后就来!”他还没反应过来,不太敢直接和维克托说话,就故意忽视了回应他。

或者他打心底是不敢相信的,天啊,真的是维克托么?他的幻想似乎被人窥探了,而一切都可能还有未知的,让人不敢想像的展开。简直是一场甜蜜的灾难。

“抱歉啊,我家孩子他就是这样。”胜生夫人有点不好意思,维克托倒是摆摆手表示不在意,展示出西方人特有的大度,“没关系,不怪勇利,而且他真是有趣呢。”一点都不是有歉意的语气!勇利在屋子里偷偷听着,耳朵都红了,这个男人喊他的口气很熟稔,像是念一首赞美诗。

“勇利,我等着你哦!”

“知,知道了!”勇利不得不大声回答了一句。这给了他一种错觉,仿佛他们很熟,而这也只是一次约好的普通朋友间的见面。明明不是的。他有点惊慌,害怕一切不过是场梦,又想着是梦也好。仓皇中他手忙脚乱地收好房间,花五分钟简单收拾了自己,又冷静五分钟,终于慢腾腾地挪出屋子向会客室走去。

这时候才开始后知后觉地忐忑了。有松鼠藏在温泉后的假山上上窜下跳地取暖,看地他心里也是一阵狂跳,勇利不由地胡思乱想,维克托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呢?

会客室不小,简单的日式设计周正冷清,却因为里面有了个等待着他的人和两杯热气缭绕的清茶而显得温馨至极。勇利低着头拉上木门,坐在桌前时还紧张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先用英语打招呼么?还是俄语亲切一些呢?

“诶?勇利怎么不穿那件小熊睡衣了?明明很可爱的说。”维克托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自然地戳着章鱼丸,眼睛直直盯着勇利,似乎并不介意勇利的不自在。这个男人似乎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处之泰然。他其实还想看着他的眼睛的,但如他所料,害羞的日本男人只是使劲低着头,露出热到冒气的耳朵尖,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发旋。

勇利恨不得原地去世,那个小熊睡衣什么的请不要再提了好么,他也不想第一次和男神私人会面就以那样的形象出场的!

“拜托了维克托,”他哭笑不得,脸上掩不住的尴尬,“忘了这件事吧。还有,我很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维克托咬着牙签嘟囔道,“哇哦,好像是的,除了你只有俄罗斯航班会让我不得不等待呢。”

“对,对不起!”勇利拘谨地捏紧裤子,除了道歉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他偷偷瞄着对面的客人,发现维克托好像对章鱼丸格外感兴趣,在可能被要求续盘之前,他忍不住还是硬着头皮,问出纠结在心底的疑虑,“呃,维克托来日本是有什么事么?旅游,还是工作呢?”

“嗷,这个啊,”维克托放下了竹签,站起来,高大的俄罗斯男人把休闲风衣撑出极好看的弧度,他伸出手尽量正式地看着随着他起身抬头的勇利,“勇利,让我成为你的经纪人吧!我会让你登上影帝之位的!”

胜生勇利的脸上出现了不止一瞬的空白。

“就是这样。”维克托没有得到想要的反应,只好讪讪坐下,心想勇利真是个意外淡定的人呢。

他想错了,勇利只是被一记暴击后反射弧有点长。三秒之后,整个乌托邦胜生都回响着勇利的尖声惊叫,“诶诶诶——!”

“啊啦啦,”继续去收拾食厅的胜生夫人欣慰地想,“勇利和小维的关系还真是好呢。”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9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