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维勇】点冰 •1

* “大家从来不觉得勇利是弱小的啊”

*娱乐圈AU     爱属于维勇OOC属于我

=================

0.0

某种意义上来说,供认生活对于他太过沉重了。

1.0

“第八十七届迪洛斯金枝奖最佳新人获得者是——Yuri•Plissetski!”

从环绕全场的立体音响里滚出来的电影主题曲太过震撼人心,胜生勇利的手情不自禁颤抖了一下,耳膜里熟悉的音节还在回荡。

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平复好听到“yuri”时胸腔中类似错觉的激动和欣喜,抿着唇抬眼望向光线聚焦的中央礼台。现场气氛正达到小高潮,被小金枝条点中的年轻人在潮水般的掌声中仰着头走上台去。

金发少年美的不可方物,还在追逐酷炫的年龄使他能自信地驾驭一件领口印着豹纹的显眼西装,虽然和台下大同小异的黑色西服比起来不太庄重,但人们对美丽的天才总有极大的包容心,就连镜头扫过的评委席上几个脾气古怪的老前辈都愿意露出看调皮的孙子时才会有的瞪眼睛神情。

广角大屏上影片剪辑踩着音乐放完,定格于男主角漂亮到锋利的侧脸,尤里•普利赛提恰好回头扫了眼大屏幕,这样从台下看就只能瞄到他故意向下撇的嘴角,但是尽管一脸不屑,眉眼中藏的兴奋却是遮不住的。

“不愧是演艺界最有潜力的新人啊,俄罗斯的妖精尤里•普利赛提。”坐在左手边的披集•朱拉暖长吁短叹,“我那个年纪的时候,好像还在跑龙套来着呢。”

胜生勇利笑了笑,东亚人骨子里的谦逊有礼让他没有拆穿友人自嘲似的玩笑,只是顺着话题道,“他的确很厉害,特别是表演技巧。”

披集显然没有在这个喧闹浮躁的环境下和他探讨几句表演技巧的心思,闲不住的泰国小伙儿摸了摸手机,在昏暗的嘉宾席上努力让相机准确对焦。

领奖台上的尤里接过小金枝,用少年人独特的口吻开始发表自己的获奖感言。从感谢爷爷到感谢导演,甚至不乏要挑战师兄的豪言壮语,场面一片火热,闪光灯不停地记录着这个新星正式踏上演艺征途的一刻。实在太耀眼了。

为了出席这次颁奖晚会,胜生勇利卸下了蓝框眼镜,但他的视力不太好,就戴了不是很适应的隐形眼镜,被刺激性的亮光闪到会在眼角不自觉地分泌出生理性泪水。拿手指去抹眼角也太逊了,被媒体捕捉到又会引发新一轮征讨,胜生勇利只好用力睁大眼睛,静静地看颁奖台上的你来我往。大脑有点放空。

这是他踏入演艺圈的第几个年头了啊,却是首次正式迈进这个高穹顶大厅,以受邀演员的身份落座嘉宾席。而就算没有他,还会有更多有才能的的年轻人不断涌现出来,更早地站在更高层次的礼台上接受全世界的瞩目。

就如现在,一个演艺圈,都有两个Yuri了。

“Yuri,Yuri!”

“啊,啊?”是被喊到了么?胜生勇利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发现他的泰国友人正使劲摇着他的手臂,披集尽力压低声音激动地提醒道,“刚刚在放你的电影片段啊,你在走神么?这可是你第一次上金枝奖最佳男演员提名!”

胜生勇利脸一红,想起来自己今晚坐在这里的真正原因。他被提名了最佳男演员。虽然估计不能真正拿到影帝的小金枝,但也是这么多年状态的巅峰了。他按捺住心底后知后觉的雀跃,抬起头开始认真欣赏屏幕上滚动过的其他被提名演员影片剪辑,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的作品上升空间还很大,和别的演员比起来差距不小,能被提名真是莫大荣幸了。

特别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作品被高清放大在巨屏上时。俄罗斯的骄傲维克托,属于全世界的维克托,当他出现在银屏之中,全场为其寂静。选段是维克托的提名作品《伴你》的高潮部分,银发男人单膝跪地,眼里倾泻出的爱如跨越万里的星河,乞求着恋人不要离开。整个穹顶大厅的人屏住呼吸,好像又有女嘉宾被带入剧情低声抽泣起来,胜生勇利只是紧紧凝视着这个被他在家里私人放映碟中反复重放的镜头,心脏就仿佛要炸裂开来。

上帝啊。胜生勇利不知道第几百次地庆幸道,能被提名于和维克托同一个的奖项,真是此生难得的荣耀。


1.2

雪总是下的突然。特别是长谷津这样的小镇,被突然席卷九州的寒流侵扰,一夜不觉,第二天清晨才发现大雪堪堪要堵了家门。

这地方还不兴铲雪车,人们挥着铁锹上下奋力舞动,隔着窄窄的巷道吆喝问候着,一时间竟十分热闹。胜生勇利才帮家里铲了雪就累得不行,估计是回到许久未归的故乡后太过放纵,吃胖了不少,体力也严重下降。此时他窝在自己小小屋子里闲闲地朝外张望,心不在焉地听着电话。

电话那头是国影台的诸冈,明明算是一线的知名主播了,说话还是带着急冲冲的热情,让人有点难以招架,“胜生君,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抽身而退,决定要停止一阵时间的演艺事业呢?你可是才被提名影帝的日本的王牌啊!”

“我想我得调整一下状态,上一部片子想着冲奖项,反而不太理想。”胜生勇利垂着眼看窗户上结的淡淡冰花,“还有,日本的王牌什么的也太……”

“胜生君请不要这么谦虚,你知道现在在日本你有多火嘛?国民的希望胜生勇利!带领日本演艺圈进军世界的男人!”

胜生勇利干笑两声,“拜托了诸冈君,别这么说。你放心,我心里有数的,会尽早恢复活动的。”

诸冈又嚷了几句,才肯挂掉电话。胜生勇利觉得好笑,自己的经纪人切诺斯迪诺都表示理解放任他一个人静静,倒是有别人比他还急。

几个月前结束的电影节,维克托毫无悬念地拿奖,那个男人上台领奖时笑地很镇定,看起来已预料到这个结果,亦或对自己的作品还不是很满意。然而勇利却因此觉得十分羞窘,连banquet也不敢上前和这个“对手”搭话——尽管在别人眼里已经如此完美,维克托仍旧追求着更高的标准,那么相比之下如此拙劣的自己的表演,恐怕更不能入他的眼吧?

那么还有什么勇气去接近他呢。

越想越觉得难堪,胜生勇利在颁奖会结束后回到日本,便推掉了一切公告或者节目,向公司告假,只留下几个剧本揣摩。就算眼下正是趁热打铁发展演艺事业的好时机,他也不打算粗糙地接本子,紧促地排戏了。

他知道不能急。他隐隐觉察到他的表演里缺少些什么东西,不是面对镜头还会没来由紧张,或是在技巧上欠点火候那种浮于变相的问题,而是更深层次的,更难以描述和追寻的。

啊,真是让人烦躁呢。胜生勇利“咚”地从床上翻起来,光着脚跑出房间。乌托邦胜生做着温泉生意,整个胜生宅也好像暖在氤氲热气里,脚丫踩在地板上丝毫不冷,胜生勇利穿过廊道,拉开一扇门就扑在地上手脚并行地爬向DV机。

那里藏着他隐秘而长久的愿想。

也是他日夜以来背负着的期许,想要奔赴的方向。

胜生勇利从柜子里小心的拉出一排光盘,精心包裹过的封面反射出窗外大雪火焰般的白光,安静地躺在绒缎上接受主人的抚摸和审视。日本男人的手指来回摩挲许久,挑中一张碟,然后放入DV机,爬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等候放映。

怀里再抱个等身抱枕。毫无疑问,维克托的。

这是十年前的一张俄罗斯影碟,在这部影片火遍全球的时候还出过英文版和日文配音版,胜生勇利都有收藏,但他最喜欢的还是俄语原版,尽管没有日文字幕,如今他也能把剧情甚至台词倒背如流。

画面伴着片头曲缓缓浮现,从俄罗斯苍莽广阔的冻土到肃穆奔腾的伏尔加河,庄重而磅礴的气势,直到镜头里出现一个少年。

还留着长发的维克托啊。胜生勇利一阵唏嘘,自成年之后维克托就留了飒爽的短发,戏路也变了不少,这般清纯明艳的形象倒是少见了。

或者说维克托一直在改变。他从不吝啬于给人惊喜。胜生勇利一边细细盯着画面里虽然稚嫩却难掩气质的维克托,一边慢慢回味着前阵子颁奖晚会上游刃有余的维克托,禁不住有点懊恼和沮丧。

今年二十七的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已是摘得金枝影帝的第五个年头,风头无人可及,或者说他已成为一个传奇,一个年轻的,却已站在顶端的神袛。说是天才都略微不妥,有些人为影而生,为屏而存,他天生就该被人瞩目,站在聚光灯下接受膜拜和爱慕。

而胜生勇利只是一个才踏进穹顶大厅的渺小的存在。

胜生勇利叹了口气,目光也软下来,尽量把心里的郁闷藏起来。现在他只想沉浸在维克托创造的世界里。他可以是风度翩翩的王子,可以是杀伐果断的君王,可以是冷血默然的凶手,可以是大哭大闹的疯子。但无论戴上什么面具,表演什么别人的故事,勇利还是能坚定地说,维克托就是维克托。他的演绎里透着让人移不开眼的魔力,比任何毒药都叫人沉迷。

雪下地安静,等影片最后的字幕滚完,胜生勇利还有点没能拔出情绪。叮叮咚咚的手机铃声惊醒了他,这次是私人手机,里面寥寥存了几个号码,能打来的人也不外乎那几个。

来电显示是西郡。胜生勇利按了接听,一声摩西摩西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自己的竹马友人一连串的抱歉声,“勇利啊真是对不起!我家三个孩子太不懂事,上周你在我们这儿的舞房练习的一段剧本被他们拍下来偷偷传到网上了,好像还被转发的很厉害……孩子他妈已经在教训她们了,给你带来困扰真是抱歉啊……”

“什,什么?!”胜生勇利不敢置信地举着手机,脸烧地通红。

比起练习视屏的隐私被上传,他下意识地把重点放在了剧本内容上——老天,那可是他暗自模仿《伴你》的节选!没想着要公开表演这个选段,他只是想给优子看一看,讨论讨论细节,学着揣摩维克托的情感和演技,但是,被传到网上的话……

他带着不可告人的隐秘心思,壮士断腕般戳开附来的链接,不得不说影迷三姐妹光线和角度都选的极好,他的表情和声音都被收录的很清晰,可是!看着外链上有粉丝把这个视频转到了SNS上,还不嫌事大的@了维克托,紧跟着还一连串艾特了自己。胜生勇利只想冲出屋子把自己埋在雪堆里。

天啊,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有点羞耻么。胜生勇利挺尸在维克托等身抱枕旁,把手机关机,好了,现在可以心安理得地再当一阵子咸鱼了。

评论
热度 ( 52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