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始春】夜莺啼血之时

没粮就自暖我始春!
血族始神父春设定
坑不坑连自己都捉摸不透了……
第一更短小试水。
======
【始春】夜莺啼血之时

01
北方的小镇还是太冷了。

马蹄被仔细包裹上了几层防滑布,慢悠悠地踢踏在尚有残冰的乡间小道上,以至于马车行驶地过于平缓,弥生春可以毫无顾虑地默读圣经上细如针脚的小字。

空中不知飘舞着是雪还是柳絮,却也算是冬天过去,迎来春天的信号了。毕竟他们在行往南方。

几日前弥生春在圣克里斯蒂城完成了任务,歇了一天,就推却所有的聚会和晚宴,踏上归程。他不太喜欢太过谄媚的邀约,连带着北方刺人的空气也让他厌倦,那是一种杂糅着阴冷和潮湿的氛围,连寒风都带着会引诱人的小勾子,却可能是致使人堕落的。

也许是因为当地的血族的原因。

弥生春摘下眼镜放在巨大的牛皮书上,揉着眉心把马车里厚厚的帏幔拉开到最大。正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刻,太阳却藏在堆叠的云层之后,光影摩挲地像是寒冬之始。
这种亮度是不太高级的血族都能任意妄为的。弥生春沉默地望着不远处正在解冻的河流,混溶的冰与水粘稠着流动,夹杂着被重重稀释的血色。那是前几日对圣克里斯蒂城里一些肮脏的家伙的惩罚。

两个月前,还没有收到更详细的情报时,弥生春尚不知道圣克里斯蒂城的分教堂和吸血鬼已经勾结至那么严重的程度。那些大腹便便的主教们对于城禁和城镇防护的关注简直低至忽视的地步,吸血鬼们得以在每个有阴影的角落神出鬼没,任意攫取漂亮年轻的男孩女孩们的血液甚至生命,为此他们需要付出的代价竟然只是一些廉价的体液提炼物——这些污秽玩意儿可以给人致幻的兴奋错觉,虽远远达不到吸血鬼进行初拥的快感,却也能让一些不自觉就堕落的圣职人员为之疯狂了。

六神无主的年轻人,沉迷声色的圣职人员,心惊胆战的普通市民们——这几乎要沦落为一座废城,一顶供吸血鬼享乐的囚笼。

弥生春闭上双眼,尽力把脑海里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剥离。他自小成长于月之国最接近神的主城爱丽丝,被当作下一任大主教候选人来培养,天天沐浴圣光和神佑,倒是不怎么接触世界上更阴暗更危险的一面,然而这些却恰恰是他将来要面对的阻碍和敌人。于是才有了这次历练,来拯救快要被吸血鬼控制的三级城市。

幸而这次任务差不多算是要落幕了。圣克里斯蒂城距爱丽丝主城有将近一个半月的车马行程,这意味着他在外乡度过了漫长的冬天。

这一天也快要结束,毕竟夜间黑暗力量强大,不适合赶路。乌鸦从高大的灌木上尖叫着飞走,猫头鹰也开始不安分地咕咕叫起来。弥生春从窗户探出脑袋,问马车旁骑马守护着的圣骑士,“卯月君,离下一个联系点还有多远?”

“啊,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卯月新把嘴上叼着的草莓牛奶拿下来以免不敬,面无表情地向弥生春微微弯腰,黑发从一侧簌簌垂下,“请问大人有什么吩咐?”

“加快脚程,尽量一个小时到。”弥生春握紧手里的十字架,“并且加强警卫。”他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让人不安。可能还是不适应这里的天气吧。

“是。”卯月新领命,传来哨兵进行部署。弥生春叹了口气把窗帘拉上,隔绝开凉丝丝的,如毒蛇舌尖的空气,有些难耐地伸手在圣书封面上细细摩挲。

车轮吱呀吱呀地响,在人迹稀少的路上太过刺耳,像是怪物低沉的,桀桀的嘲笑。

评论
热度 ( 21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