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第88天/叶王】冲襟

*趁着没睡干脆发了…

==========

王杰希回彤华宫时刘小别正逗蛐蛐,莲池旁沐浴着日月精华化形的天地生灵,可人的不行,微草仙山一众人都如痴如醉地听这静谧仙境中难得的妙鸣。

却被这位王不留行上仙皱着眉斥责一句,“聒噪。”

众人纷纷噤了嬉闹,不知所措地愣住,高英杰最懂王杰希心思,使了个小法术让蛐蛐闭了嘴,也乖乖低下头来。

“整天胡玩,倒不怪你们修为毫无长进了,”王杰希冷哼一声,“也不是太平日子,你们可是乐得轻松……”

辈分大点的许斌赶紧拉着几个小仙跪下,“仙君息怒,只是忙中小憩,绝没有偷懒的心思。”

王杰希冷冷瞥了一眼便不再理会,拂袖而去,留跪地方正的一堆人。

袁柏清待王杰希走远,方才偷偷传音道,“仙君怎得今日火气这番大?”

周烨柏皱眉思索一番,“这几日天庭大会,商讨地正是九重天叛徒一叶之秋上仙的事,仙君与他交情一向深厚,怕是……”

“仙君可会是受了牵连,糟了流言蜚语?”

“我倒觉得仙君挺着急一叶之秋上仙的。”

“谁知道呢?”刘小别捏一捏手里哑着嗓子挣扎的蛐蛐,“一叶之秋上仙如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因他,九界谁能落个清净呢。”

微草仙山地处偏远,只为主人喜静,方圆万里的奇株异草不可胜数,灵气氤氲,百兽通灵,自然服于王杰希的威信,少有出声大吼嘶鸣的,最多压嗓低吼几声,一举一动雅正端直,学的是王不留行上仙的风范。

叶修觉着花斑虎瞪眼的样怪好玩,便卯足了劲扯它胡子。灵虎自然忿忿,奈何眼前这神仙威压更甚,只好吱唔着乱叫,偏生端着一股子正经意味儿,像极了王杰希。叶修一乐,手下不留神力道重了些,灵虎瞬间发出响彻山林的惊吼,百只神鸟腾翅飞起,众兽奔腾,好不热闹。

“胡闹!”清清冷冷的一声低斥。风刀子接二连三甩来,叶修轻巧避过,抬眼一看,来人正是王杰希。

“受了伤还这么闹腾,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躲了这儿来,领着神兵仙将捉你入天牢?”王杰希横眼而立,花斑虎见了他便乖巧走过去,垂着头低声呜咽,眼神儿里却是和王杰希一般的自矜冷傲。

“你又舍不得他们捉我走,在你地盘儿,我还怕甚。”叶修眯着眼笑,不在意地随手摘来灵果啃着。

“脸真大。”王杰希神色稍缓,拍了拍灵虎让它自己玩去,“今日可去浮洺池疗过伤?”

“嘿嘿。”叶修没有正面回答。

王杰希脸色立马又沉下来,“我离开微草三日,你可是一次都没去?”

一看这人又是要甩刀子的样子,叶修无奈道,“今日还早,我本是要晚点去的。”他凑过去捏一把王杰希的长发在手里摩挲,“要不你陪我呗?这几日筋骨疼,得找你给我整整。”

王杰希冷冷拍过叶修的手,眼里却划过一抹忧色,“活该。且去池里等着,先活水泡个把时辰,我再采几味药草去。”

叶修脚尖儿一点,便乖乖奔着浮洺池去了。王杰希看他离去才安心了点儿,前往后山采药,暂且不提。

话说那叶修所去之处,乃天庭华池同源之水所蓄,颇具灵气,忽冷忽热,正是活血化瘀的一口好泉;泉水浸润过千年冰莲,清香四溢,又可镇痛醉人。不大不小的池子两个人嫌宽松三个人嫌挤,叶修蹲在一边试了试水温,接着慢悠悠地褪衣。

仙躯伟岸,战神一叶之秋可非虚名,连绵有力的肌肉紧贴根骨,饱蕴仙气,比例完美。可惜白皙的身体上浅伤不断,更有一道长疤自左胸延至耻骨,纵使仙身恢复能力极强,仍未痊愈,触目惊心。

叶修皱着眉戳戳肚皮,一声叹息,走入池中寻了个自在姿势靠着。自神魔大战以来,大小战事不断,他又时常深陷敌营,期间惊险不得而知,如今暂且停战,却不可回嘉世仙湖,着实烦心。

这一身伤痕说的好听是荣耀,说难听点儿,的确是活该。咎由自取。

奈何他也有放不下的执念?

泉水此时处于升温阶段,热水抚慰着皮肤,一波一波,扰的人舒适又燥热。叶修面无表情地仰起头望天,想着天帝宪君的命令又想着智仙喻文州的计策,却抑不住一股热流冲小腹来势汹汹地涌去。

且说那千年冰莲,虽有镇痛作用,却是因其能麻醉神经,并且与其名相反,甚是燥人,其香清丽却浓郁,更有被仙庭之人放房中作催情密物。

年轻的战神虽心思不在情事上,却也长久不得疏解,前几日疗养只匆匆泡了一柱香,吹吹风冷静一下就作罢。今日却被王杰希勒令了个把时辰,便愈发克制不住,想着反正时间够长,干脆放纵欲望,一手覆上胯下之物,随着水流上下律动。

--------开车辣

请走评论区首条链接上车。电脑出问题不能直接发链接真是抱歉。

评论 ( 13 )
热度 ( 78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