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第十四天/双王】Hop!Step!Jump!

王不留行x王杰希w
借了点守护甜心的设定……不说话用心感受(❤

===========
               

秃头老师在黑板上刷刷刷摆着公式,好学生王杰希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粉笔字,右手跟着刷刷刷记,强到不用看笔记本。冷淡而认真的表情在一张张昏昏欲睡的脸中格外醒目。

秃头老师习以为常,头也不回就叫道,“王杰希,上来解一解这道题。”

哦草,老师你好烦。

王杰希皱皱眉头,有点不情愿。一节课四次回答的频率,再好的学生都会不耐烦,他还想提前算算下节课的例题而不是黑板上的弱智题。

何况,何况……

他左手推推抽屉里的书包,摸摸包里热乎乎圆滚滚的东西,正要拉好拉链起身上黑板,却触到一跳一跳的玩意儿。

突突突地,像脉搏,很不安分的蠕动。细小的电流随着指尖的热度传到心底,好像整个灵魂都要跟着颤抖起来。

咦咦咦?

“不想上黑板?是不是不想?”

狂傲不羁的声音如炸雷在脑海里滚滚袭来,王杰希头有点发晕,心里却受到蛊惑般老老实实回答着,是啊,不想的,超级不想的。

“那就——拒绝他!展示真实的自己!哈——哈哈!”

诶诶诶?!

身体好像不受控制,腿部肌肉支撑起了整个身躯,双手“啪”地按在课桌上,王杰希着魔了般张口道,“老师,我不!”

原本死气沉沉的教室突然就被唤醒了,老师转身同学们抬头,都错愕地盯着号称“讲师贴心小棉袄”的王杰希同学。

这是在宣战么宣战么?没想到高冷小王子王杰希会有这么酷炫的一面!

顶着众人biubiu的坐观戏目光,王杰希心里刷满了卧槽卧槽。他拼命压下不知怎么就像是要沸腾的斗志和还在脑海中叫嚣的那个狂放的声音,尽量恢复镇定,“老师我不舒服,抱歉,我得去趟医务室。”

抓起课桌里诡异扭动的书包,他冷着脸保持正常的步调迈向门口,感觉后背都要被众人好奇地目光刺穿。一离开教室他就飞奔起来,按捺住动个不停的包向偏僻的小花园跑去。

这个大多数学生都在上课的点儿,没几个人路过小花园。王杰希警惕地环顾四周,犹疑了一会儿,决定听任自己的直觉。他做好心理准备,小心翼翼拉开书包,突然里面就飞出一个自带圣光的不明物体,随之而来的是绚丽的金粉从天而降……

拳头大的小家伙骑着个迷你扫把绕着王杰希飞地眼花缭乱,王杰希有点方。那玩意儿酷炫狂霸拽地做足飞行动作,一会儿俯冲一会儿倒溜,还哈哈哈地大笑着,“嘿!本王终于从该死的蛋壳里出来啦!人类,快点给我下跪!”

Excuse me?!

王杰希摸了摸包里的四分五裂的蛋壳,碎地很均匀,漂亮的绘有金紫色波纹的蛋壳片脆生生摊开来,依稀闪烁着早上在床上发现时晶莹的光泽。

即使入了党还仍然信星座信运势的有神论者王杰希,今早一睁开眼来就感到屁屁下头菊菊旁边有点硌得慌。还有些不清醒地翻了个身,胯下传来更明显的被顶住的感觉,处男王被惊吓的不要不要的,慌忙一翻身跳下床掀开被子,就看到一颗比一个鸡蛋大比两个鸡蛋小的(好像是自己生出来的)蛋静静躺那儿,温温热热的。

王杰希一向心理素质过硬,加上天生中二症晚期以及个人对冥冥之中天道轮回的憧憬渴求,看到诡异的蛋也没怎么怕。他伸手戳戳那蛋,反倒有种命中注定的亲近感,微妙而神奇,好像有根无形的线牵在他和蛋蛋之间,自成世界。

会是小精灵么?还是守护神?

王杰希抱着一种隐秘的期待,把蛋蛋塞到书包里带到了学校。

然后就有了眼前这个6的不行的飞天怪。尖尖的巫师帽,华丽的紫色披风,加上一把银色的不知什么材质的扫把,看起来走的还是西幻风。

王杰希一脸冷酷,“你到底是什么鬼哦?”

“愚民!”小家伙儿丢了个小瓶子下来,砸碎在王杰希鼻尖上,里头的液体顺势流到嘴里,甜甜的,唔,有点可乐的味道。

“本王的名讳是王不留行!本王才不是什么鬼,本王是你的守护灵大人。”

“守护灵?”

“没错。”王不留行弯下腰来,行了个标准的贵族礼,他吟诗般歌唱道,“我是你自我探索的结晶,是你个体定义的放矢,是你释放真我的摆渡人,是比挚友更真诚,比恋人更忠诚,比家人更亲近的存在,是你理想中的自己……”

扯吧你就,王杰希想,感情他理想中的自己是个酷炫狂霸拽任性小魔术师?

不不不,要做高冷美男子的。

王杰希伸手逮住王不留行的巫师冒尖,“所以呢?你就这么一直乱飞么?”

没有人看见的么?

最后一个问题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好像心灵感应一般,王不留行摇头晃脑,幽幽答道,“我们守护灵的存在……只有拥有守护灵的人和有特殊能力的人才会察觉。”

好喽,蛮神秘的嘛。

不知怎么的王杰希心情就愉快了起来,可能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可能因为他又多了个小秘密。

一个和守护灵大人的小秘密。



大学里王杰希虽称不上独来独往,但大多数时间也算形影单只,多了个守护灵的陪伴,日子变得有趣了许多。

对此同学们表示怀疑,王杰希同学最近总是蜜汁微笑,对着空气也能蜜汁微笑,可是恋爱了?

……不的,应该不的。

校学生会开会时,大三的主席叶修坐在首位指点江山,“宣传部的,喂,咱们学校又不是开妓院的,招生海报搞成这种怎么回事?”

他指指手中的样品海报。

海报上计算机院的周泽楷和孙翔,美院的苏沐橙还有工程学院的唐昊,浓妆淡抹盛装出席花枝招展摆着撩人max的造型,做工精致的海报眉头印着荣耀大学四个金色大字,尽显资本主义雄风。

张佳乐翘着二郎腿,“怎么了,这叫彰显学生魅力懂不!”

孙翔点点头,“附议。”他的刘海整的很有型。

策划部的喻文州笑笑,“但是由于海报过于精美,纸质印刷成本超出往年平均水准,我觉得还得调整调整。”

“抽一点经费出来……”

“抱歉,”张新杰推推眼镜,“这不符合学生会规矩。”

大家陷入争执,很快就开始敲桌子砸纸团,现场一片混乱。

王杰希有点出神。

他盯着会议室的角落里的一群奇怪生物。他没想到这个学校竟然有这么多人拥有守护灵。

……可能大家都很厉害?

百花缭乱正在和一枪穿云火拼,场面不要太绚丽;石不转和大漠孤烟在玩石头剪刀布;他的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正在研究生灵灭的机械盒;最牛逼的还是君莫笑,正带着无敌最俊朗还有忧郁小猫猫从夜雨声烦和风城烟雨手里抢学生会提供的甜点。

真好,真和谐。

他也好想变得小小一只,看起来能飞能耍酷,真是帅的不行。

嗯?

远远的角落里,拨弄着手里定时炸弹的王不留行回头看了一眼王杰希。少年神色淡漠,却隐藏不住眼里闪闪发亮的微光,那是心中有所期骥的人才会流露出的表情。

王不留行勾了勾嘴唇。

于是当天晚上,回到王杰希独租的公寓里,王不留行把刚刚洗好澡的王杰希拖到窗边,小小的扫把一点,窗户就轻巧地滑开。

王杰希:“???”

“咳咳,”王不留行整整巫师帽,“今天白天,我感应到了你内心深处隐藏多年的渴望。”

“嗯?”

“你想飞行。”王不留行紧紧盯住王杰希一大一小两只眼,毫不客气地指出,“你是渴望天空和翱翔的。”

王杰希挑挑眉,“不算渴望,顶多幻想罢了。”

“别在我面前隐藏自己!别忘了,我就是你内心的映射。”王不留行有点不爽,“那么我再问你一遍,你想飞行么?”

想的,真是想的。

王家爸妈从王杰希小的时候就总是出差,小杰希当时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会飞,能够随时随地飞到爸妈身边。

再长大一点,第一次坐上飞机,从狭小的客机玻璃望出去看到天空的景象,听到伴随着引擎轰鸣的自己的心跳声,血液都好像要倒流般沸腾起来。

学生年代,他更渴望飞翔带来的和世界隔离的孤独感,估计是巨蟹座的小毛病,他对那种孤独有着难以描述的追求向往。

他是想飞的,可惜他只是个人类,可惜……

“不可惜,不可惜!”

诶?

王杰希瞪大眼睛,看着一道光晕闪过,王不留行小小的身影竟然在不断拉长,变大!

“你心中的憧憬和向往越强,我的能力就越强。”眼前,青年版的王不留行优雅地行了个绅士礼,帽尖的星星因为重量微微下垂,缀在他的耳边像世间最美的钻石,“来吧,就今晚。让我实现你的愿望。”

王不留行抚过悬浮在空中的灭绝星辰,微微笑着,像是在无声的邀请。

王杰希踌躇地看了眼扫把,“这么粗,真的不会咯鸡鸡?”

“喂!干嘛这么毁气氛!”王不留行没好气地把王杰希拽过来,两手一抓,就把王杰希放在扫把上,自己也在后面坐稳,然后搂住前面人纤细的腰,“走喽!”

风在耳边呼啸,星星在头顶流窜,王杰希以鸟一般的视野,重新理解了脚下灯火阑珊,陷入沉寂的世界。多年压制在心底的对于飞行的渴望终于得到了满足,暖意从心底流窜到四肢躯干,并没有什么难以平复的激动喜悦,唯有安宁平和。

好像人生18年来,就该有这一天的到来。这个时间这个点,这种方式,还有身后紧紧护着自己的……这个神灵。

王杰希稍稍侧头,看了眼王不留行。他茶褐色的碎发在风里飘舞,半边线条漂亮的侧脸隐在巫师帽晦涩的阴影里,只露出上扬的唇角,自信而从容,真的像是暗夜里孤独傲然的王。

王杰希想,他是爱这种孤独的。

 

因此,就算他出发前只穿了浴袍,在高速飞行中体会了一把不穿裤裤很凉爽并且依旧硌到了鸟,他也是会原谅王不留行的。

结束了空中之旅,王杰希郑重地道谢,“谢谢你让我体会到了飞行的快感。”

王不留行得意的摸摸眼前少年乱糟糟的头发,送上一个自以为迷人的电眼,“谁让我是你的守护灵呢。”

“……”看着拥有自己特色的大小眼挤成大眼和超小眼,王杰希想我还是快点去睡觉好了。

他打了个喷嚏,换了个睡衣上了床,正要关灯,终于发现了点不对劲。

“你会一直保持这个大小么?”王杰希看了看因为身体变大而无法躲进蛋壳窝的王不留行,缓缓问道。

“目前来看,是的。”王不留行显然对自己曾经的小床很无奈,“因为我感受到了你内心中一个更强大的渴望。只要这份愿望保持强大的存在,我就不会变小。”

说罢他自然而然地掀开被子,竟然也爬上了床,王杰希攥着被子的手不自觉地紧了紧,“你干什么?”

王不留行笑眯眯的说:“睡觉啊。本来我的床就在你枕头边上嘛,上床睡觉有什么不对的?”

王杰希看着这个不要脸的神灵,想拒绝又无从说起,王不留行见缝插针抱着王杰希就往被窝里钻,“快睡啦,吹了一晚上风再不盖好被子要感冒了哦!”

身体一僵,王杰希有点尴尬地背过身子乖乖躺好,给王不留行留出不少空间。但那神灵还是硬生生挤了过来,从后面死死抱着王杰希,说自己体质畏寒不这样睡不好。

鬼才信哦。

王杰希暗暗翻了个白眼,却也实打实感受地到那人冰凉凉的胸膛。他咬咬牙,终究还是纵容了这有点诡异的体位。

谁让你是我的守护灵呢。诶,麻烦。

王不留行就从后面抱着他,待王杰希带着耳根的红晕沉沉睡去,笑着亲了亲他的发尖。

晚安,我的master。

自从王不留行变成大只守护灵后,王杰希还是挺头疼的。

上课的时候,王不留行不能够躲在帽子里或者抽屉里,又不能晃来晃去扰的他心烦意乱,王杰希只好跑到偏一点的座位占两个位置,留给王不留行一个。

同学们都说王杰希更高冷了,不愿意和凡人们同桌了。

吃饭的时候,王不留行也会喊着饿,理由是为了维持体型得吸收更多能量。王杰希只好打一份饭再打包一份饭。

同学们都说王杰希还是很友善的,总帮舍友带饭好像。

至于睡觉的时候……两个人不知怎么就很容易的滚在一起抱着睡了,第二天大腿压小腿的,稍微一摩擦,王杰希的小扫把就立起来了。

同学们都说王杰希最近脸色红润,经常被滋润的样子。

在第三次告诉同班的方世谦自己并没有谈恋爱之后,王杰希忍无可忍,决定要和王不留行好好谈谈。

他是这么问的,“你怎样才能变回去呢?”

王不留行神色玩味,“你不喜欢我大?”

王杰希捏了捏拳头。

王不留行赶忙摇摇手,“我也不知道,我只能感应到你内心一个强烈的渴望,只有解决了这个愿望我才有可能变小吧。”

王杰希轻轻哦了一声。

看了看王杰希的神色,王不留行试探着说了一句,“甚至消失……都是有可能的。”

嗯?

王杰希不自在地皱眉,“你也会消失?”

“那当然啦,”王不留行失笑,“你没有看过守护甜心嘛?孩子长大之后,守护灵大人可是会逐渐消失的,因为孩子们日渐成熟的内心不在需要守护灵保护。”

这样啊。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抠了抠手指,不再做声。

那一刻,连王不留行也不知道王杰希心里想的是什么。

孩子真是长大了啊…………王不留行惆怅地摇摇头,勉强压去心底的苦涩。

但那之后,王不留行却是可以清楚地感受到王杰希对他的态度的变化的。

如果说之前还是很别扭地表达自己的感情的话,这次王杰希算是把自己的喜怒哀乐满满写在眼睛里,让王不留行通通都看了个真切。

原本正经而高冷的王杰希,那毫不掩饰的关心和在意总能让王不留行也有点不好意思。怎么说呢,诶,就是一种那小孩眼里只有他一个人……不不不,他一个守护灵的感觉。

好羞的。

某一天,王不留行托着索克萨尔倾诉自己的内心的时候,索克萨尔意味深长地笑了。

他说,“我懂你的意思。我也有过这种感受。”

“是么?”王不留行大喜,“啥情况啊一般?”

索克萨尔幽幽地说,“当我的主人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时,会在我内心引起这样的共情。”

“……”

喻黄么。听杰希说这是荣耀大学声名远扬的一对基啊。

可以,这很可以。

王不留行满脸复杂地走了。

学生会办公室外,王杰希歪着头等他,“怎么了?”

“……没,没什么。”

王杰希笑了笑,转过身就往门口走。

王不留行看着他的背影,心跳有点发快。最近老有这种感觉,自己的力量好像也更强了些,这说明王杰希对他内心的愿望更执著了。

是什么愿望呢?

好想帮他实现啊。但实现之后就没办法抱着他睡觉了吧?

心烦。守护灵也没那么好当的。


天气一点点凉起来,转眼入了12月。北方雪下得早,在低温空气中久久不化,一垛一垛堆积在路旁。王杰希骑着自行车上学,上坡的时候就不得不下来推着走。

挺吃力的。

王杰希压着嗓子问王不留行,“你不是有扫把么,干嘛不骑着飞?”

坐在自行车后座的王不留行用尖尖的靴子踩着雪给王杰希增加摩擦力,“我的灭绝星辰不是为了40码以下的速度服务的。”

“那你下来,别给我增加负担。”

“不。”

这神有病。王杰希只好任劳任怨地推着车往前走。

“为什么周末也要去学校啊?”王不留行问。

“马上圣诞节,学生会要准备学校活动。”

“圣诞节?”王不留行兴奋地按了按椅背,“可以诶,有给我准备礼物吗?”

王杰希笑了笑,“没有的。”

“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守护灵大人?!”

“……没有的。”

王不留行早习惯了小屁孩王杰希的口是心非,倒也没有在意,还是哼哼唧唧坐在自行车上晃腿。

至于圣诞礼物嘛……

学生会的办公室里,有颗巨大的据说是“挪用公款”才买来的圣诞树,由守护灵大人们拉上了漂亮的彩带和星星灯。

圣诞树下面堆满了礼物盒,这是学生会的内部活动,就是每个人准备一份礼物放在这里,然后大家随意选取,享受打开礼物那一刹那的乐趣。

圣诞夜里全校灯火通明。忙完自己手头的工作后,喻文州回到学生会办公室,吃了点免费提供的饮料零食,就去圣诞树下挑选礼物。

圣诞树下还有个王杰希。

这是在干嘛?喻文州挑挑眉,看着王大眼一动不动的蹲着,是守护圣诞树不让别人多拿礼物嘛?

喻文州走上前打了个招呼,王杰希就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喻文州:“???”简直莫名其妙。杰希大大的脑洞他不懂。

好人喻好脾气地笑笑,扫视一眼礼物堆,看中了最里面一个绿色的礼物盒。他正要去拿,被王杰希挡住了手。

“那个不能拿。”王杰希说。

“为什么?”

“……我看中了。”

“你看中了怎么不拿走?”

“放在圣诞树下我看着开心。”王杰希一脸镇定。

很好很好。喻文州再次好脾气地笑笑,拿了个蓝色的礼物盒转身就走,都不理人的。

王杰希放下心来,继续蹲着。

于是一直到王不留行带着一群守护灵从外面玩回来前,王杰希已经委婉警告不少人那个绿色的礼物盒有了主人。他看着披风带雪的王不留行从夜色中向他款款走来,很自然的说,“来拿礼物。”

“诶?真有我的?”王不留行很惊讶。

“……学生会的人给守护灵也准备了额外礼物。”

王不留行兴冲冲地跑到树下,“这么好,叶修也挺面面俱到的嘛!”

放屁,才不是叶修要求的,学生会干啥都是主席的功劳么?!王杰希表示很不爽。

“唔,我拿那个黄色的盒子好了……”

“不行!”王杰希急忙拦住他的手,“有人了,黄少天之前选好了的。”

“那这个黑盒子……”

“那是韩文清的!你敢和他抢嘛?”

好吧好吧。王不留行审视了一下礼物盒,诶,最里面这个绿的,应该没人注意到吧?

他伸出手去拿,王杰希果然没有拦他。

紫色的丝带矜持地封住绿色盒子的开口,王不留行轻轻扯开,里面是个……啥玩意儿?马鞍??

王不留行揪出来这个平滑的坐垫一样的东西,王杰希眼尖瞅了瞅,很不在意地说,“诶呦,这不是我准备的礼物嘛?”

“干啥的?”王不留行一脸懵。

“本来是给骑自行车的人准备的,坐着舒服点,诶你放在扫把上也勉强可以用吧。”

王不留行想了想,拿出灭绝星辰比划比划,这个坐垫竟然大小正好。

怎么可能有这么细的自行车座位?!

王不留行大大扯起一个恶劣的笑,“喂,这不会是你专门给我准备的吧?”

“……不管怎样,你有幸收到了我的礼物。”王杰希没有正面回答,他仰起了头看着圣诞树下面的守护灵大人,得意的笑,“作为回报,你应该答应我一个愿望。”

“……是那个,你心底的,最强烈的愿望么?”王不留行烟灰色的瞳孔如深渊暗流。按理说他应该答应的,这也是守护灵的职责,可是,可是,如果实现了这个愿望,他的存在岂不会……

心乱如麻。王不留行避开王杰希亮晶晶的眼神,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咳咳,”王杰希清清嗓子,“我的守护灵王不留行大人。”

“我希望,你能永远陪在我身边。”

诶?

王不留行瞪大眼睛。

王杰希看着他狡黠地眨了眨眼。

看着一双诡异扭曲的眼,守护灵大人恍然大悟。我的天,这个愿望是需要一辈子才能完成的,所以说……他可以因此永远留在王杰希身边!

真是,太犯规了。

王杰希有些不满王不留行的迟钝反应,“喂,你的答案呢?”

“是的,主人。”王不留行摘下巫师帽,握住王杰希的手在上面印了一个吻。

他微微笑着,眼里流动的光影像是满天星辰。

“我会助你用一生的时间,完成这个夙愿。”

----------FIN

“所以说呢?你为什么只搞了一个坐垫?”某次夜间飞行途中,王不留行抱着因为鸟被硌得疼的王杰希,很无奈的问道。

高冷小王子矜持道,“我就是开心。”

====================

这个设定超喜欢的,以后可能补个番或者写一系列(吧)

感谢阅读w
混迹在太太堆里小心做人.gif


评论 ( 7 )
热度 ( 85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