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叶王】留不住你的身影的我的手 03-05

======================

03

在S市醉生梦死完兴欣一伙人就马不停蹄回了H市,那儿才是他们的主场,他们的阵地。冠军奖金不是比小数目,再加上一个赛季下来大家精彩表现赚到的赞助费,陈果走路都要踮起脚蹦哒。她把兴欣的人召集到进进出出无数次的战术会议室,满怀深情地说要发工资了。

唐柔笑眯眯地看她,魏琛歪在沙发上一脸大爷的抽烟,俩人都风轻云淡。别的小年轻还是挺激动的,挨个嘻嘻哈哈地谢过老板娘,接过银行卡。叶修靠在一个有窗的角落里叼着烟头,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轮到他时就随便点点头,评价一句不错嘛。

随后随手把银行卡扔到一堆帐号卡里。

陈果气得想揍人,正要跳起来警告他卡里可是兴欣众人除了方锐数目最多那个,就听对方轻飘飘来一句,老板娘,我要退役了。

陈果的拳头傻在半空中。

不是吧你难道没想过?叶修夹着烟指指点点,这次真退役,不带玩儿的。

陈果看着叶修平静的脸,心里闹腾得慌。她不是没考虑过的,其实从建立起兴欣就害怕大神风头出够了会被别的豪门招揽走,这种惴惴不安还是叶修的坚定和自信替她压了下去。第十赛季叶修的发挥她看在眼里,还是那么精彩强大,但她也能注意到每次赛后他疲惫苍白的脸。

到时候了么?陈果想,这个人十年前就开始缔造传奇,这一年再创更辉煌的传奇,而她一路看了过来。难道属于叶修和君莫笑的故事就要在这里结束了?

陈果问,那你还继续留在兴欣么?技术教练指导,随你挑啊。

想什么呢?叶修无奈地笑,家里来了通牒,不回去也得回去了。放心吧,以后常来看你们。

陈果瞪大了眼,突然才想起这人离家出走一回事。她只有只有怔怔地说那你一路走好。

叶修挥了挥手,说先别告诉小家伙儿们,我去收东西去。

拍拍屁股从后门溜走,不声不响,叽叽喳喳的兴欣成员们真没几个注意到。陈果看看吱哑晃荡的门,鼻头酸酸的,觉得叶修这人特别混账,两次退役,一次比一次悄无声息,每一次都打得人束手无策。

说是收东西,也没什么东西可收,一堆帐号卡不提,就那两三件换洗的衣,但小半天回到B市后什么都有现成的,这些不带也罢。叶修摸摸上林苑的木床,旁边还搭着魏琛自由放任的裤衩,两人共用的烟灰缸里粉末黏在透明的缸壁上,沉淀着一些难以言说的记忆和叹息。往日浮沉,叶修胸口涌起一阵叫似是而非的熟悉感,却来的更痛苦,更强烈。

这次回B市后家里会安排他逐渐接触些东西,学习也好企业也罢,都是不得不面对的。当年他出来打游戏是当作梦想,如今梦想早已实现,没人比他站的更加巅峰,但梦想的身后责任如影随形。叶修不是个会逃避责任的人,他在十年前就料想过会有如此般十年后的一天,卸甲归田,用往生回目怀念辉煌过的岁月。这样的日子他不是不能接受,即使他还想再荣耀十年。

值得庆幸的是离大眼儿更近了点儿吧。叶修用小言体脑补一番什么“我们呼吸着同一座城的pm2.5”,暗自好笑,顺手搓掉一胳膊鸡皮疙瘩。

他把电脑前一盆奇形怪状的仙人掌细心收起,在南方湿润的空气滋润下小玩意儿反而蔫蔫的,不绿,灰头土脸,不像从B市带来时清高挺立小王杰希般的模样儿。

植物放拖箱里怕压坏了,空运又太麻烦,更不可能找顺丰快递过去。叶修就这么虔诚地抱着他家儿子,溜着咣咚乱响的箱子北上而去。

04

脚踩实帝都的土地,叶修猛一个喷嚏。家乡空气太热情,他就这么一路喷嚏地摸索回家。叶宅安安稳稳隐在一片别墅群里,不过是里头普通的一个罢了,让叶修差点捞不准哪个是自家大门。

管家开的门,父母不在,叶秋上班。叶修站在客厅环视房子,内饰换了不少,但总的装修格局没变,真是熟悉又陌生。他回房顺手就开了电脑,趁开机时间收收东西,略显小的桌子上堆着不少少年时期的遗留物,还有个当时迷恋的不得了的游戏模型,静静伫立等待主人将他觉醒。

叶修看看一屋子好像离家前的模样,心里一紧,这一家子,明明就是想他快快回家的。

他脱了衣服洗澡,跑去叶秋房间抓了个衬衫套上,坐在电脑前一时倒也不知道干什么了。睹着一切载着过去的事物,他也不是没心没肺到马上就能游戏起来,何况少了身边一堆人多少有些不习惯。

干啥呢干啥呢?叶修百无聊赖翻着QQ列表练食指的手速,猛然看到一个头像亮着就微操精准停下。王杰希头像挂着一个魔道学者的小帽子,帽沿边角有微草标志性Logo,是哪个粉丝给画的。弯垂的帽尖儿点了颗星,叶修看着就想撩那么一下。

于是他就撩了。

君莫笑:

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

君莫笑:

大眼儿,干啥呢?

那边很快亮起正在输入的字样,但等了多半分钟也没有收到回复。叶修正要再去一句您的手被喻文州传染了么,那头就来了消息。

王不留行:

有事?

就两个字啊。叶修有点不满,继续敲敲敲。

君莫笑:

没事就不能找你么

君莫笑:

大眼猜猜哥在哪!

王不留行:

地球上无误。

君莫笑:

……

我在B市。回家了,有点小激动。

王杰希愣了愣,差点没反应过来。他以前听叶修略微提起过B市的,但不管是嘉世还是兴欣,搁叶修身上就跟H市搭噶儿。他慢腾腾地提起手,摸了圈键盘。

王不留行:

哦,那欢迎。

君莫笑:

怎么这么冷淡啊大眼,哥离你估计就几千个身位格。

君莫笑:

出来转转?B市我都不熟了

母亲在屋里午休,弟弟妹妹都去上辅导班,王杰希一个人坐在风扇前享受旋转着的六七月的气流,顿时有些心烦意乱。

那边还不放过人的催促着,企鹅乱蹦:

君莫笑:

来呗来呗

君莫笑:

哥要饿死了,出来陪哥吃饭

君莫笑:

怎么,害羞了还是不敢?

王杰希呛了口水,颇为无奈。对面那人一点分手后的自觉性也没有,真像约普通朋友般,脸皮厚的发指。虽然他也没有什么矫情心思,但也觉得好不服气:明明已经多重防御,尽量规避,那人却把直球藏在擦边球里打,躲不开,又不忍拒绝。巨蟹座的男人心底总藏了些许柔软,本着人道主义和友情关怀,王杰希对着不停闪动的框发了一串好好好好好,给双方都是一个痛快。

王不留行:

地铁站见吧。

不就是吃顿饭么。王杰希是揣了点侥幸心思的。

在自家城市,微草队长不得不好好乔装一番,夏天没什么围巾大衣的说法,墨镜帽子简单凑活上阵。

但是叶修在地铁站里看着灯箱里微草代言的墨镜广告和三次真真实实站在自己面前的墨镜王杰希,毫不留情就噗哈哈哈嘲笑出来,说大眼儿你太天真了,怎么连微草公关部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

王杰希把帽子往下按按,不说话。

但已经有小姑娘往他们这个方向瞟了。叶修这才想起他并不是当年神隐的嘉世队长,如今也得注意回避粉丝追捕,就猛然抓住王杰希的手腕,一拖,上了轰隆隆驶来的地铁。

哥带你飞好了。

王杰希高估了这人对B市地铁线的攻略程度,随意上的这辆开往一个他们都不熟悉的地方。他看着站牌,上面写着的要么是xx别墅要么是xx园墓,他冷静地说,这地方我还没有开荒。

真巧,哥也没有。

叶修摸了摸口袋里的烟,想想还是忍住,规规矩矩抛开烟头,不规矩地勾上王杰希的指尖。

那怎么办?你主场,要对我负责啊。

王杰希毫不留情一巴掌拍开,转身就走。叶修吧唧吧唧地跟着,两人像小蜜蜂般没出站又进了原路返回的地铁。

到这儿地方人已经算少,帝都的地铁上罕见的出现一大波空座位。叶修没皮没脸贴着王杰希坐下,手不老实地圈住那人的腰肢,说害怕杰希大神半路把他丢了。

铁路咣当咣当,指尖和衣料间不住的震动摩擦,温度传到他身上连带体温也一路飙高。叶修开始在王杰希的腰上跳着指头谈小蜜蜂,对于这熟悉的触觉和感官刺激,一股莫名的心悸窜出,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是一番煎熬。王杰希僵着脸,实在忍无可忍地勒令叶修把手拿开。

王杰希生气的时候喜欢甩眼刀,话会变得很少,会紧抿着嘴唇,左眼角会不自然上挑起,右眼瞳孔会睁的和左眼一样。

这样的王杰希惹不得的,警告之后若还踩着他忍耐的限度不走,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

叶修无奈作罢,道怎么一点情面都不留啊大眼,摸两下会掉肉吗?

王杰希说到底要我强调多少次我们已经分手了,别再这么随便好么。

叶修呵呵笑笑。

王杰希闷着头看窗外的风景,不理他。窗外其实没有风景,地铁尚潜在十几米的地下奔流前进,黑洞洞的隧道无穷无尽。

他不喜欢叶修每次都不当回事的样子。明明是自己考虑许久的决定,纠结犹疑过好一阵子,也为此低沉难过过。他这番殚精竭虑为双方思考充足做出这个选择,到头来那人却还像看玩笑一般,好像他自导自演玩腻之后就会回过头又牵过叶修的手。

他哪来这么大自信呢?王杰希想,他凭什么呢?

05

凭什么呢?

有生之年非和你狭路相逢。偏偏你这人霸道得很,连条回头路都不能轻易选择。

=====================

我已经不知道这个节奏下去几发能完结了……捂脸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