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邱非中心】不再归去-002

#邱非中心   无cp原著向

#依旧轻拍  有tag无链接


002

【一段过往,如同烟灰,一寸一寸火旺。没有人像曾经的我们那样快乐。】    


接风宴如想象般浮华。    


人们纷纷为前程似锦的一叶知秋的新主人送上祝福和赞美,聚光灯柔和迤逦,照得今晚的主角更显意气风发。孙翔喝的半醉不醉,红晕着荣耀第二脸拿着稿子致辞,兴致未了,在结束发言时重重宣誓:“我会带领嘉世重建传奇。”    


叫好声掌声一阵阵翻滚开,几乎没有人不相信这样的男人会登上王座。 


邱非放下手中的玻璃杯,深红的液体精准的绕着杯沿转圈圈,最后归于沉寂。


对于电竞选手,酒精“浅尝辄止”就可。邱非揉了揉发昏的太阳穴,推开大厅的侧门出去,再关上门就如另一个世界。一扇门而已,隔住喧嚣热闹,从小阳台只能看到不远处小树林间挂着的小彩灯,还有交谈的男人们手中掐着的烟火。    


曾几何时也想过接过一叶知秋,带着叶秋的祝福登上自己和嘉世的征途。不想还没有一点点防备,嘉世就“改朝换代”。  未来会怎样?该不该继续待在嘉世?等孙翔退下来,自己还有没有时间和机会?有机会,自己的手呢?会抖么?也会被容不下大龄的电竞圈冷漠地逐走么?    


邱非这些天思考过无数次,答案是无果。因为不管怎样,他爱荣耀,不愿离开;他爱嘉世,不愿松手;他爱战法,不会转职;还有,他爱叶秋,爱一叶知秋,爱追逐那人的背影,不舍放弃。    


风穿梭在回廊里恣意奔流,带着股淡淡的烟草味,是从楼下卷上来的。橙红的光斑闪跃,邱非这才猛然发现,他对于烟草所有的印象不过都来自于叶秋。    


如果时光倒转开来,如果岁月翻折过去,回到两年前,那个阴雨绵绵却乌云滚滚的夏天,邱非第一次正式和叶秋见面。  


邱非坐在嘉世的训练机房中,梅雨季节,房内开着空调,电脑嗡嗡地运行,他的大脑犹如刚经历过一场大爆炸。没开窗的屋子里浸满烟味,熏熏袅袅的烟线在他对面游动,变换着半遮住叶秋的脸。  


“小伙子,别走神儿呐。”叶秋叼着烟头,右手甩了甩鼠标。这天是阶段性检测嘉世训练营的训练生,叶秋不得不挪步到训练室,用着不习惯的鼠标键盘陪小新人们玩两局。    


当然,即使是小新人,这些年轻人都是要么网游里赫赫有名风声鹊起的老鸟,要么就是天赋异禀实力强势的后生,并且通过嘉世严格的层层淘汰和筛选才 能坐在这里,和斗神一叶知秋的操作者叶秋随便“玩”两局。    


胶着在烟头上的粉末忽而同时下坠,洋洋洒洒飘在空中,继而摔向键盘。禁不住便是一声“阿欠”,闻声,叶秋抬头张望了一下对面的少年因打喷嚏涨红的脸,又低头看看被烟灰嵌入缝隙的键盘,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抱歉啊,呵呵,是不是对粉尘过敏?”    


“……没什么。”邱非想,真的没什么。刚见到偶像的澎湃心情因打了个喷嚏平复了点儿,他定了定神,点了“开始”,角色载入,系统读条。    


之前悄悄地,仔细地打量过,叶秋的眉眼还清晰地浮在脑海里。据说叶秋二十二、三岁,但看上去要比年龄还小一点,估计是因为电竞选手都长期宅着。刘海有些长,就斜斜捞过别在耳际,胡子零零散散扎在下巴上,虚胖的脸略微苍白,却有双晶亮的眼。 


很平凡,但过目忘不了。邱非看着屏幕上和叶秋稍有神似的一叶知秋,不自觉地咧了咧唇角。    


地图是邱非选的,是“菲契亚草场”。蓝天白云,广阔的,绿茵茵的一片大草地,只有几十个身位格外有几头悠闲的奶牛;身后是菲契亚山脉的山麓,两点钟方向的远处又有几座风车,缓缓转动。  


两个战法飘飘然站在到膝盖高的草地里,天苍苍野茫茫,竟是都没有动。邱非略一思索,决定抢先出击。    


战斗格式快速冲向对手,倒提的战矛噌噌噌划过草地,草叶逼真地卷起,满屏乱飞。  


而一叶知秋还是不动,只是随意抬头,好像在欣赏漫天飞舞的草雨,又好像等待着战斗格式的接近。十几个身位格外,战斗格式猛然停下,出手就是一击落花掌。    


“咦?”叶秋的声音通过电流和耳机,通过沉闷的空气一起涌进邱非的耳道,邱非没有在乎,在落花掌冷却时紧接着出了个圆舞棍。


“呵呵,挺会玩的嘛。”   同时一行字闪过频道,是叶秋发来的。邱非心里一紧,意识到自己刚开始就要被叶秋识破了。    


落花掌祭起,是为了有规律的卷起天上乱飞的草叶,覆盖率更大地遮蔽对手视线,同时将能量积蓄。等圆舞棍扫来,两份能量同时输出。更重要的是,战矛的倒钩上早已插满草叶,随手舞开,草叶就被离心力甩的卷成钢针状,合着先前的两份输出再进行三次攻击。  


一叶知秋的身影卷在一片绿色中,战斗格式看不见一叶知秋,一叶知秋也摸不准战斗格式。战斗格式又再次前进,近身,放出一招霸碎,跟着开始百龙流星打。草叶屏障被“轰”的击破,邱非瞳孔一缩,一叶知秋不在了!


“看头顶!”叶秋的声音。    


邱非下意识的,竟然转身向背后送出连突,却落了个空。电脑那边的叶秋看着脚下的战斗格式,一脸黑线。    


他倒是经常报些错误的方位来玩玩王大眼、喻文州什么的,不想一个荣耀的后生判断失误,也以为他在报错位。斗神大大表示被年轻人误认为心很脏真是好无奈。    


没错,邱非就是崇拜叶秋到每一场比赛都认真研究,久而久之,竟然会有“下意识”反应,好像他经常和叶秋打比赛一样。  邱非心想糟糕,一边要跳出一叶知秋的攻击范围,不想又是一堆草叶,囚牢般从天而降,正正好好匡住战斗格式。草叶高速旋转,战斗格式接连出招,竟然就是打不碎这“牢房”。   


战斗格式陷入晕眩,原因是被上头的一叶知秋踹了一脚。一叶知秋天击连连,龙牙不断,战斗格式血线直掉,但就是避不开攻击。但邱非不会放弃,他想尽办法挥着长矛自下而上攻击,可惜地不利 人不和。他知道自己要输了,就在比赛开始还没有1分钟的情况下。 


“你的微操不错,也挺会利用地形,毕竟控制好荣耀的背景设置还是挺有难度的,练习过很多次吧。”  


“但是要记住,在绝对的操作面前,同样的技术别人也能做到。”  


邱非这才发现一叶知秋不过也是用圆舞棍控制了草叶囚牢,只是圆舞棍和天击夹杂在一起,还没使完就被自己的下个攻击打断,不想竟奇迹般舞出了更强大,更坚实的囚牢。   


天……这是怎样的操作?怎样的反应?怎样的技能熟悉度?!    


邱非血线终于清零。龙飞凤舞的荣耀二字闪现,邱非心服口服的打出GG。    


他心服口服,但是,是的,他才不会放弃。好像生命中重重划过火舞流炎,心中的火山开始酝酿,浮游涌动汇成风眼,莫大的复杂情绪溢满心脏,充实的像要炸开。看比赛和打比赛不一样,和叶秋面对面打荣耀,感受到的是一种气场——淡然,喜悦,这是强者的自信和信仰。 


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将来会追着这人的脚步,不停歇,不退却,直到超越。    


桌椅摩擦地面的声音悉悉索索,叶秋摘下耳机起身,嘴巴有些餍足地咂咂,笑了笑:“小朋友还是不错的,有前途,期待下次你的成长。”    


邱非马上起身,礼貌地点点头。


“嗯,叫什么名字啊?”叶秋手在身上摸来摸去,老半天掏不出根烟来,“对了,你有烟么?”   


“邱非……前辈,我不抽烟。”    


“哦哦,忘了忘了,你还有些过敏呢。”叶秋抓起键盘在桌上随意靠靠,烟灰又洋洋洒洒Z字抖动,最终平安落地,叶秋这才意识到自己干了多么蠢的事……一边表示理解别人的过敏又一边引起“烟灰雨”,这是想怎样?    


叶秋悻悻地拍拍邱非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瞄了眼时间,“中午了,剩下的人下午再说,老陶,吃饭去。”    


半个小时前来训练室观战到现在的陶轩点点头,两人并肩走出,叶秋懒洋洋的声音弥散在门口,“后生可畏啊,刚刚小家伙基础很扎实,现在这么专注基本功的年轻人不多啦……叫什么来着?邱辉?……”    


邱非满心无奈,对自己偶像的奇怪记忆无言以对。  


管理训练室的工作人员开始赶人,邱非走出训练室,想都没想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开电脑,全然忘了有种东西叫午饭。  


他只知道这一不到一分钟的比赛非常珍贵,和荣耀第一人一对一,可不是谁都能幸任的。U盘里存好了对战视频,多角度,带数据 分析,就等着他潜心去研究。  


窗外紫雷划破天际,云垛好像堆积在地平线上,泛着微弱的红光。蝉不鸣,风萧萧,大雨倾盆而下,这是第六赛季的夏天。    


而现在,第八赛季的初冬,比以往来的更冷些。叶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听说离开时只穿着一身破旧棉袄,没有带走什么“行李”,连一叶知秋都留在了嘉世。苏沐橙当晚就躲进房间,请病  假,足足一天半没有出现在人们眼前。  


邱非会觉得不公平,但他又有什么资格 评价呢?这毕竟是队长的选择。邱非自嘲的想,连自己都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真正被遗忘了吧。   


远处的钟声停搁在第10次撞击,夜幕被雪色染得惨淡。


陆陆续续有更多人从大厅挤到阳  台,吹风,醒酒,谈天说地,乱侃扯蛋。邱非遥遥看见透明的玻璃门内,今晚的主角和陶老板神色飞扬地谈论着什么,陶轩温和有礼,风度翩翩,好像若干年前对他的态度一样。


评论
热度 ( 8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