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邱非中心】不再归去-001

#邱非中心  无明确cp  原著向

#奇怪的文笔和剧情  轻拍

#三发完结有tag无链接


001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却只一人爱着你朝圣者的灵魂。】


叶秋正式宣布退役的那个晚上,邱非没有进行日常练习。


连绵几天的大雪依旧飞簌,隐隐有愈下愈强之势。嘉世俱乐部大楼明晃晃耀眼的LED宣传牌光线被绵软的雪地反复折射,最后静静消散在潮湿的空气中,映出人们一张张疯狂的面孔。


“叶秋!你还没老!你还可以!别走!!!”


“不要离开嘉世,不要离开荣耀!”


“韩文清都没退役,叶秋你到底在怕什么?!”


……


他们嚎叫着颤抖着,一场无意义的宣泄。


邱非坐在天台的门梯上,静静地,好似有些呆滞地坐着。叫嚷的人们太吵,他却又舍不得将自己的耳朵和带有“叶秋”字眼的话语隔开。于是声波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混杂着斜冲的飞雪,砸地邱非半身麻木半身颤抖。


他没见到叶秋最后一面。


那人在消息传出去之前就早早离开嘉世,上次碰见还是前月,叶秋在赛季里忙中抽空指导了他几句,便少有来往。这会儿,就这么悄然无息不打声招呼地拍拍屁股走人,也挺像他的性格,这么潇洒恣意,好似没什么能阻挡他。


他的队长,遇到退役这种事,就应该是这样。低调,坦然,又值得人敬重。即使留下一张载满光辉记忆的卡,留下洗不掉忘不掉的细碎流年,带着电竞圈所谓的“大龄”标签转身离开。


只是,不得不承认,心里像是空了一小块。


坚实的心墙仍然傲立,冷风却呼啸着嗖嗖溜进,他的信仰仍在,即使存有疑虑。叶秋退役的原因他不知道,亦或没有特别去深究。身边的流言蜚语太多,无非是与战队不和或是状态下滑。这些传言他没空相信,也嗤于相信。宁越之辜罢了,何必胡乱猜测呢?队长的精神还在,嘉世还在,这不就够了么?


这应该够了,足够他在没有叶秋的路上独自前进。


零度左右的环境下冷得人晕乎,何况楼下仍然在吵闹。羽绒服帽子里的积雪也早已腻糊在一块,压的邱非脑子发昏。他干脆一兜帽子盖在头上,细小的雪粒就钻进衣服的夹层,贴上他的皮肤缓慢摩擦。密集的冷意一下一下刺激他的神经,有液滴顺着发尖流淌,终于清醒许多。这时正巧“啪嗒”一声,天台门被推开,好像有人在叫唤他,“邱非?”


陶轩看着雨雪中呆愣着坐着的邱非,眉毛不由拧起来。赶紧快步走过去,好像漫不经心般随手拍去他身上斑驳杂乱的雪迹,“你怎么在这儿?找你好久了。”


邱非怔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没想到在这么僻静的地方也能被人发现,一时半会儿有些尴尬无言,也不知该怎么解释自己躲在天台的奇怪行为,“我就来看看风景……陶经理,有什么事么?”


陶轩一怔,神色不明的看着邱非。眼前的少年还挺恍惚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被冻傻了还是胡乱神游到忘记日程的地步。少年清秀正经的脸在茫茫雪色中衬得苍白瘦削,四处游荡的光线全都折射在他清亮纯粹的瞳孔中,显得心不在焉的样子,好像在执着纠结着什么问题,又像只是随意地在一人世界中天马行空。


看不透。


明明该是个多么纯然干净的少年,陶轩却总是看不透。


“今天是孙翔接风宴,你作为训练营代表也要参加,前几天就应该通知到你了。怎么,不知道?”陶轩耐心道,盯着邱非的面部表情,想从中挖出些什么。


邱非耳根红了。邱非咬住下唇。邱非的眼神飘忽。陶轩断定他肯定是忘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


“对不起经理……我给忘记了。容我换身衣服,我马上就去宴客厅。”没找什么蹩脚的理由,没有开脱,邱非径自承认了错误。陶轩翘起嘴角,看着少年拘谨而抱有歉意的鞠躬作为告别,心好像浸润在一片温暖的大海般顿时疏朗。


他看不透邱非,却能摸透他的做事方式。他真诚,认真,自己的错肯定会负责并立刻着手解决,而不是吱唔着嘴硬。他值得信任并能被寄予厚望,还有很大的斗劲和潜力,却又低调安静,仿佛天赋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总是默默地一个人心无杂念地练习或办事情。天赋和勤奋,合在一起是着实恐怖的武器,即使荣耀人才辈出,个个有绝活人人肯努力,陶轩还是否认不了邱非的优秀,何况嘉世以高价迎来了一个年轻有斗气的新战法。


还有就是那份热爱,无论是对荣耀还是对嘉世的热爱,总让人感受到像烈火,像骄阳般的炽热滚烫,带着生命的张力和活度。荣耀是至高的,他似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远处万家灯火,脚踩细软白雪。陶轩无奈叹气,转身,下楼。


没什么物是人非,不过都是事在人为。风水轮流转,再辉煌的时代总要揭章而过。对于邱非如是,对于叶秋,亦然。


评论
热度 ( 14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