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邱非中心】不再归去-003

#最后一发

#奇怪的结尾。轻拍


003   

【提问,你便能得到答案。寻找,你便能够找到。敲门,门就会为你敞开。】 


后来的每一天,单调,相似,唯有训练时 才提的起精神来。 


这种诡异的沉闷感压在邱非心上挥之不去,他感到焦躁,却不得不冷静。偌大的茫然挤压着他,大脑里是惊慌的泡沫,一触就破。 


他关注着更换主力的新嘉世的每一场比赛,孙翔的每一次表现。孙翔是很强,邱非承认自己可能打不过他,但是他觉得孙翔不适合嘉世。孙翔年轻气盛,没有担任队长的自觉,总是乐于自我表现;而嘉世,叶秋总是顶梁柱般的存在,不仅自己获得荣誉,也用心提携后辈。 


对于副队长刘皓,邱非面无表情的想,这个人也靠不住。 


他爱嘉世,这时候却不得不像个旁观者,独自沉在嘉世的某个角落孤军奋战。因为孙翔的存在,几乎没人对他的前途抱有期望了,除非他转会。 


可他怎么会转会呢?这是对他的梦,他的爱,他的信仰的背叛和侮辱。他怎么会转会呢? 


于是时间穿风而过,他认认真真的,也只能一心一意地练荣耀。陶轩不会逼他走,毕竟训练营像他这样自愿停留的少年太多。他只是怕某年某月年华不再,未能实现超越,就已是岁月不饶人。


再想想,也就是荣耀和队长昔日的话语能引导他这失路人簌簌前进。 


若是队长“倒了”呢?  终有一日,或者说,就是那一日。 


他听从安排去和什么兴欣战队打比赛。规规矩矩地上场,正常发挥,第一局赢了寒烟柔。而第二局,一开场,气氛好像就变了。 

“邱非?”熟悉的声音通过电流传入他的耳膜,无情的,冷漠的,瓦解着他的信仰。 


紧接着,似曾相识的赛感,曾多次经历的输出习惯和线路,他熟悉叶秋,就如叶秋熟悉他一般。来自对手的压制强势却始终给他留有一丝喘息余地,攻击出其不意但招招有用,他又总能想出应对方法。比赛颇有些欲拒还迎欲迎还羞的味道。 


别人只会觉得是换了个操作者,邱非心里却有个惊人的,痛苦的发现——对方是叶秋。 


一个角色总会带着操作者的风格。上个寒烟柔是带着股猛劲、拼劲,招招强输出,明显的暴力倾向;而这个寒烟柔,沉稳,洒脱,看似随意却谨慎敏锐,强大的捉摸不透。 


就像邱非第一次和叶秋比赛时的感觉。邱非冷汗连连,又拼命集中注意力,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对手身上,但还是心有意却力 不足。 


邱非输了。他呆愣愣地坐着,品味、回忆、怀疑,直到别人提醒才恍然大悟,这场二十多分钟的PK,是场指导赛! 


他猛然站起,窜出房间,出嘉世,过马路,像兴欣狂奔。 


一定是叶秋!他心里这样叫嚣着。 


只有他才打的出这样的比赛!肯定是他!兴欣这么近,别人也说是叶神组建的战队,不是他还能是谁?  可是,该死的,为什么?!为什么抛弃了嘉世去另开门户?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强大么?还是为了逃避责任和压力?站在嘉世的对立面,和嘉世的老队友、老朋友们拼杀,却只是为了私情,这难道不是背叛? 


叶秋!你懂不懂!! 


一条街的距离好如半个世纪,寒风在耳边呼啸,冰冷、凌厉,无情的好像绝路的陌生人。 


答案更无情,他焦躁地在兴欣转了一圈,连叶秋的影子都没看到。屋外就能看到俱乐部大楼,嘉世的霓虹灯闪烁,绚丽地有些妖异残忍。 


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他所坚定相信的,一直维护的,久久以来不曾动摇的信念,这一刻摇摇欲坠。事实摆在眼前,没什么好争辩掩饰,就是这样了。


他怅然无神的走回嘉世,却觉得嘉世的每一块瓷砖,每一台电脑都清清冷冷。客观的事物没有承载记忆一说,不过都是人们妄自添加罢了,什么辉煌的见证、奇迹的缘起,对于此时不过是莫大的讽刺。 


但是他比赛用的电脑上,他的斗魔师倒在地上,寒烟柔侧立身旁,虽然是和一叶之秋截然不同的女角色,但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的威风凛凛,如同自己一直所仰慕的那个身影一样。 


邱非恍恍惚惚,眼眶瞬间潮湿。 


每一个角色,都承载着操作者的精神在里面呢!拿这个来分辨操作者是谁,比看操作习惯还要准确呢!   


邱非突然想起队长以前和他说过话,听着玄乎,可是他相信。而此时,他也猛然看到了,截然不同的角色,根本动也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他却觉得那就是队长,那就是斗神,就是一叶之秋。   


他始终在那里,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对于荣耀,队长关心的依然只是胜负;而对他邱非,也依然是那样全力以赴的教导。哪怕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相遇,也还是像以 前一样,用一场指导赛指引着他,帮助着他。 


背叛和逃离不过是相对而言,他的信仰也许只是换了个方式。不该有什么责怪,不过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该想太多的,不是么。荣耀对于他们,就如嵌入生命的光火,谁会去熄灭自己内心的灯? 


他心情复杂的回了房间。一张小床,一台电脑,一张帐号卡,零零散散的行李。这就是他放弃普通人的生活,走上“不归路”后的所有。 


自几个月以来,情绪对关于君莫笑的消息总是大起大落。现在他的心很累,却恍若新生,夹杂着对命运的归宿感和欣慰,就如旅人终于找到归去的路。 


原来他还能载着队长的期许,他还有这个。 


他捂着脸,终于低低地抽泣。 


我们以为自己活在当下是为了未来,对“以后”押上了所有赌注,幻想也许,假设可能,猜测过往,追求结果。于是彷徨,于是等待,眼下的就都变成虚妄。 


该如何仰望一个梦,一份信仰?  没了现在”,“将来”也不会再有意义。曾经失落失望失去所有方向,堕入无边黑暗;曾经徘徊不定,不知如何抵达。


其实“放下”就好,不用太在意,因为不管怎样,该在的还是在那里。 


总有些东西是不变的。 


玻璃窗半开,洒进一地月光,邱非孤独的、默然的靠在墙上,影子似有两层,叠加在一起悄然变幻。 


莫笑痴人怨,人一辈子总有有些一直坚守的东西。邱非知道自己还会守着嘉世的,队长或许放下了过去,但他不会。 


他会用自己的现在和未来一起坚守,哪怕永远只能待在训练营。 


他也能一如既往。


=====完


ps 有部分,大概百字的原文,应情应景,嗯


评论
热度 ( 8 )

© 漯盒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