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为什么不能更坚持一点呢

【六金】不得不说

*我明明该复习的啊...TT

===========================

朴佑镇并不是个喜欢在公共场合表达自己想法时经常开玩笑的人。在成年后,他甚至更慎重了。

那天晚上见面会,他被问道哪个成员的帅气是镜头里盛不下的。

朴佑镇做了充足的思考,在台下一片“旼炫旼炫啊!”“帕五金是你啊!”的提示中,他还是坚定地选择了“在奂nim。”

但是全场都笑了。虽然是善意的笑声,朴佑镇还是觉得被误解了,连主持人都向他重复了一遍问题。什么啊,他可不是什么随便说话的男人啊。

“就是在奂nim。”

金在奂本人也很堂皇。耳朵肉眼可见地发红了,手也伸了过来握了握他的手,侧过头向主持人说他不知道会被这么夸奖,很感谢。

朴佑镇感受着金在奂指腹薄茧的摩挲,从固定站位以来已经非常习惯的角度观察着他的左脸颊,发现这哥笑地真地很害羞。

嚯,羞什么。自称main visual的人不是哥你么。

但是说金在奂越来越帅是真的发自内心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到了不经意看一眼就被帅地吓一跳的程度了,当然以前也很帅,素颜也是真地绝,麻雀导演的大镜头独宠男演员可不是开玩笑的。

Never时期是最开始和这哥熟起来的时候。

休息时间朴佑镇扛着DV到处乱跑,胡乱尝试镜头,最后发现在奂哥是最适合近距离放大拍摄的。皮肤真的没有瑕疵,长相也没有攻击性,好好填满屏幕时让人看着很舒服。虽然会摆弄些奇奇怪怪的swag,但更像是下锅前乱跳脚的水饺吧。

那段时期他们有单独练习过Never双人舞部分。金在奂有时候笑点很奇怪,在朴佑镇靠近他时被呼出的气痒到了就会笑半天,朴佑镇抓着他的肩膀做wave也会笑半天。

舞台上金在奂还是很有余裕的,但私下练习时朴佑镇某些瞬间真地想揍这哥一顿,因为这哥的笑真是让人不好意思。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不好意思,也许是因为离得太近了吧,头贴过去的时候是耳朵能触碰脸颊的距离,呼吸自然是经常交错的。看练习视频的时候他注意到两个人的头发都能蹭地不成样子。

那时候朴佑镇还有点认生,做不到金在奂那么有余裕,被逼急了就把金在奂扛在肩膀上转圈。反正他转过好多人了,多转一个金在奂也不会多想什么罢了。

一转就转上瘾了。202时期一直到出道后,他转过金在奂很多次,并且熟能生巧,加上些拍拍屁股的小动作也没人在意。

哥还是挺瘦的,和他富有的脸颊肉不一样,放在肩头能清晰感觉到肋骨的形状。和脸颊肉比较像的倒是臀部的肉吧。

这么说有些奇怪,但臀部肉手感是大发的好,柔软,让人上瘾,拍起来怪有弹性的。

金在奂因为这个凶过他好多次,咕嚷着“呀我是哥啊”,但是除了这几句也就不会怎么反驳了。朴佑镇就偷着笑,该怎样还是怎样,反正金在奂总是让着他。

当然这哥好欺负是成员里公认的。Wanna One大写的随和男。搞笑野心还不少,时常会有奇怪的reaction叫人哭笑不得。有时候哥真是太嘚瑟了,朴佑镇顾不上辈分就会大声叫金在奂的全名。拍广告的时候就是的。

不得不提,他是真的很喜欢拍金在奂的,当金在奂穿着粉色的毛衣行走在绿色的茶田和蓝色的天空间,朴佑镇感觉自己的美学得到了上帝的垂怜:这么适合的模特是哪来的啊,简直十分满分的一百万分。手真好看,脸也真好看,就这么走下去吧,让我一直拍着好了。被智圣哥喊停的时候,他都分不清到底是在奂哥的野心大还是自己想拍摄的私心更大了。

即使是拍别的成员,他依然会被不经意地吸引视线。

好不容易专心拍摄了,金在奂又不小心闯进镜头,小手小脚抖来抖去,老大爷一样乱舞,就为了他宝贵的特效工作。朴佑镇为此吼了金在奂好几次,空旷的田间全是他的高音,成员们笑得乱抖。

金在奂就笑嘻嘻地乖乖地退出镜头,还冲着他wink一下,张张嘴巴,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地继续吹泡泡。

哪是什么哥,10岁不能再多了。

于是在见面会放映幕后视屏时,播到金在奂捧着小绿瓶的那几秒,全场都因为那句不着头脑的念白笑疯了。

尽管金在奂本人的意思是YSFY诞生十周年,但是说金在奂只有十岁也没人会反对吧,他就是这样的幼稚鬼哥哥。

所以,朴佑镇有时候真的就觉得金在奂其实要比自己小吧。特别是金在奂和别的哥哥们撒娇的时候。在智圣哥身上乱拱,或者向旼炫哥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金在奂长地那么幼,皮肤那么好,哪里都嫩乎乎的,一举一动都完全犯规。

这算什么哥啊。

但是,其实换了新宿舍后,就很难见到不同楼层成员日常生活的样子了。每天行程都很满,回到宿舍大家都累地很,洗漱完就赶紧睡觉,没什么时间串门。朴佑镇都快忘了看着金在奂晃着小腿爬到自己上铺入睡的日子了。

有天难得下班早,朴佑镇在客厅打游戏时,金在奂来他们楼层玩了。他才洗了澡,里面穿的是某个动画角色的睡衣,外头披着大大的羽绒服,光着脚踩着拖鞋吧嗒吧嗒跑到朴佑镇旁边随便说了几句话。

这个哥,真的幼,沐浴露用的都是什么甜甜的味道。

朴佑镇经常被这香味招惹过去,甚至在节目的镜头里也被逮到过好几次凑近金在奂脖子嗅的样子。只穿睡衣的金在奂更让他难受了,游戏都打不好。朴佑镇瞥了瞥金在奂细嫩的脖子,被那颗黑色的小痣晃地眼睛花,甩了甩手就让金在奂走开别打扰他。

结果金在奂竟然真的走开了。原来他只是来找圣祐哥和尼尔哥的,顺便过来和他说几句话罢了。朴佑镇看着金在奂缩成一团蹦跶进某个房间的身影,觉得太胡闹了。

毕竟邕丹奂三个人有时候真的黏糊地让人心烦。

朴佑镇不知道该怎么挤进这堆成年人,大多数时间就维持着弟弟的形象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了。他放下了游戏柄,甩甩头发走到哥哥们的房间门口,看金在奂脱了外套坐在地上和他们打闹。

他们坐在黄色笑脸毯子上说着话,那还是自己在Zero Base房间里用过很久的毯子呢。金在奂一抬腿睡裤就掉下去好多,细皮嫩肉地在地毯上乱动,一会儿大腿内侧就蹭红了好多,脚也因为暖气不够红彤彤的,整个人就像他用的沐浴露,水蜜桃或者苹果之类甜滋滋圆溜溜的东西。

朴佑镇看不过去,找了件自己薄一点的外套给金在奂穿上。金在奂摸了摸他脑袋,又蹭了他一头毛。

朴佑镇回到房间,脑子里还是金在奂的皮肤。这素颜真的完全大发,太鲜嫩了。朴佑镇自己是偏黑的肤色,有时候和金在奂skinship时就莫名觉得自己才是更老的那个,虽然弹性是有的,视觉上果然还是主门面大人厉害。

哦对了,弹性还是在奂哥认证的。

他们一起看Wanna One Go第二季时,金在奂坐在他旁边,看到拍摄专辑封面,朴佑镇来来回回跑上跑下好几回那里,金在奂说,呀佑镇,看不出来屁股真翘啊。说着还掐了他一把。朴佑镇的脸红很难被看出来,他就像只是往旁边不动声色地挪了挪而已,虎牙却不小心露出来。朴志训拿着饼干进了房间,敲了敲朴佑镇的脑袋,呀,你在傻笑什么。

现在的朴佑镇长大了,不会那么容易害羞,甚至会有些更大胆的举动。见面会上他怀着小心思转动着高脚椅,转着转着,一排十一个座位,就他和他右边的在奂哥看起来像黏着坐了。

最近金在奂很喜欢戴眼镜,今天也特地戴了,据说是听从了粉丝的心愿,并且打算重拾对时尚的热情。

戴上眼睛的金在奂很不一样,感觉成熟了,一笑的确是哥哥的模样。下垂眼在金色的镜框里像是被圈在特定的镜头里,朴佑镇忍不住就从这个镜头去看他在奂哥,金在奂就回视,用他无辜柔软的眼神。朴佑镇受不住,拿着话筒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让金在奂别再这么看他。

金在奂扭过头又笑起来,伸出手拍拍他的大腿。

全场又是一阵笑声。朴佑镇觉得自己又被误解了,他并没有嫌弃的意思,也不是暗示金在奂向他使眼色了啊。

算了。堂堂正正地说出来也没什么。

朴佑镇捉住要从身上滑走的手,转了转椅子看着金在奂,咽了咽口水:“在奂哥,真的帅得我吓一跳呢。”

评论 ( 9 )
热度 ( 60 )
  1. かりMoria_kk 转载了此文字
    太真实了 妈呀疯狂恋爱

© Moria_kk | Powered by LOFTER